2018-05-21 3:38 am
红木行业如何实现全产业链化
2018-04-04 09:56:31 【新闻来源】工艺美术协会 中国文化报   

  梁晓珩 张星

  2018年2月初,“新修订的国家标准《红木》(以下简称“《红木》新标准”)将在7月1日正式实施”的消息在业界引起高度关注。对于《红木》新标准的出台与实施会对红木产业带来怎样的影响?近日,2018中国(大涌)红木产业发展论坛(以下简称大涌红木产业论坛)在广东省中山市大涌镇举行。业内专家围绕红木进口管理、《红木》新标准、红木干燥及节能环保、标准化发展、机遇与挑战等热点进行探讨,为红木行业全产业链发展指明了方向。

  扎牢产业发展之“根”

  木材是红木产业赖以发展壮大的根基,但随着产业规模的扩张,资源消耗的强度进一步增大。由于红木多以进口为主,近年来多个木材出口国相继出台“禁令”,使得国内木材的经营、加工等问题令无数红木人揪心。

  在立足产业可持续发展的需求下,业内专家以国际与国内的相关木材管理政策,以及木材加工优化为基点,向红木产业释放出创新、协调、绿色的积极信号,助力中国红木产业的转型升级。

  对于将实施的《红木》新标准到底有哪些新变化,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研究员、中国林产工业协会红木分会秘书长殷亚方给出了答案。他指出,《红木》新标准由原来的33种删减合并至29种。其中,根据植物目录,花梨木类越柬紫檀和鸟足紫檀均为大果紫檀的异名,所以删除此两种;在黑酸枝木类中的黑黄檀为刀状黑黄檀的异名,被删除;乌木类中的毛药乌木调至条纹乌木类,蓬塞乌木被删除;原鸡翅木类中的铁刀木属改为决明属。“此次的更改并非是随意而已,而是通过多种鉴定方式重新去确认这个变更。不过,树种更改也只是合并同种不同名的树种而已,以上几个树种都是不同时期、不同人对同一树种的不同称呼,此次标准只是把这些名称统一,便于以后的交流。”殷亚方说。国家标准《红木》的修订是一项严谨的工作,从2013年开始,修订小组深入国内各大红木产业基地,广泛听取各方意见,并在综合参考众多国际、国内木材政策及书籍资料后而做出的系统、科学的修订。红木分类、红木主要特征、红木判定等,都在的《红木》新标准中得到明确。

  《红木》新标准的实施,对木材进口报关公司的影响首当其冲。《红木》新标准实施后,在木材进口清关的过程中,又会有产生什么样的变动?实际操作与政策能否同步?对此,国家濒危物种进出口管理办公室植物处副处长袁良琛在对《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即CITES公约)管制的红木物种做详细介绍的同时,重点解读了濒危红木物种进口管理政策并提出了几点提示,多方面分析了与红木产业发展息息相关的各种问题,为企业全面厘清了红木进出口方面的疑惑。他指出,目前我国国标红木中紫檀木类、花梨木类中的刺猬紫檀、香枝木类、黑酸枝木类、红酸枝木类全部属于CITES公约名单中。在进口木材时,一定要查询该木种是否属于CITES公约或者是国家植物目录管制之内,对管制内的标本类型实行CITES允许进口证明书制度,不管制的则实行《非〈进出口野生动植物商品目录〉物种证明》。同时,袁良琛提到,近两年的刺猬紫檀因为政策的变动导致到港后无法正常清关,使得各方面成本激增。此外,袁良琛预测,今年召开的国际CITES公约大会,极大可能还会继续增加个别常见木种纳入CITES公约附录内。

  红木产业扎根于中国数千年的优秀传统文化,这在红木家具创新发展上体现得最为明显。文化部艺术品评估委员会委员、中国林产工业协会红木分会顾问周默从历史与文化的角度分析了古典家具用材的12个问题,同时也介绍了古典家具用材喜好十大原则,如“一木一器或一木成组、成堂”“边、腿或承重部位须径切、直纹”“边、腿、牙子或承重部位不许出现横茬”等,使人对古典家具有了更透彻的理解。

  在当前红木资源紧缺的大背景下,如何最大化地提高木材的利用率,是红木企业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研究员、中国林产工业协会木材干燥产品专业委员会秘书长周永东表示,目前大部分红木家具企业已经认识到干燥对于产品质量的重要意义,但还是存在“管理不到位,不知如何下手”“干燥市场不规范,恶性竞争”的问题。为此,周永东介绍了红木干燥替代能源、新型干燥方法、真空干燥或真空联合干燥等技术,希望在国家环保风暴的大背景下,企业通过技术升级改造,促进红木资源的利用率,加快实现产业转型发展。

  抓住日渐清晰的目标和路径

  随着红木行业的发展,如何加强我国红木行业企业的创新力度,成为业内人士不可回避的问题。

  中国红木家具技术专家曹新民分析认为,现在部分红木企业对“红木”认识不清,增加了贯标(即贯彻ISO9000质量管理体系标准)的风险。如今,越来越多的实力企业成为行业标准研发和制定的主力军,对此,企业要从流通领域开始对用材进行规范管理,并静下心去学习相关标准,做对行业发展有利的事情。国家林业局林产品质量检测中心(杭州)副主任方崇荣亦指出,标准化是当前及今后红木产业发展和改革的核心突破口,标准的作用不仅是传统意义上的“规范”,更重要的是促进产业结构优化升级、提质增效,引领产业的健康发展。

  而在中国林学会木材科学分会常务理事邱坚看来,标准化发展要经得起司法的质疑,通过木材名称的规范标识和产品的规范标识,推动产业发展。同时,他提出建议:一是红木企业要重视对产业相关标准的研究,二是主管部门要缩短修改年限。

  深发工艺红木(深圳)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祝林也认为,红木市场很大,但由于目前业内存在一些不守规矩的红木企业乱跟风,很难让消费者买得放心。推动红木产业标准化发展,则要求企业以更科学的方法,珍惜木材,做好产品研发与设计,做出精品家具。

  “没有标准化就没有现代企业。” 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周永东强调,任何一个企业由小到大的发展与标准化关系密切,对于红木企业来说,要认真宣传、贯彻新修订的《红木》新标准和其他相关标准,在执行过程中对存在的问题及意见逐渐进行累积。

  红木产业发展机遇与挑战并存

  要促进我国红木产业的持续健康发展,就要厘清红木产业发展趋势,在新时代背景下,红木产业发展又会面临哪些机遇与挑战?对此,业内专家畅谈了各自的看法。

  周默表示,红木家具创新的底气、勇气来源于数千年累积的优秀的中国传统文化,但是在当代发展进程中,却被部分企业所忽略,因此希望新时代背景下的红木家具不要被同质化。中国家具协会传统家具专业委员会秘书长姜恒夫分析了当前红木市场遭遇的一些困境,“但是市场萧条并不等于品牌萧条”,对此,他对红木企业提出4点期盼:一是做企业要争做品牌,二是做企业不能忽视服务,三是做企业不能忽视传统技艺的使用,四是不能忽视互联网的影响与作用。

  文化自信对红木产业及企业来说都是难得的机会。对此,北京弘文博雅传统硬木家具有限公司董事长潘海英指出,对于老祖宗留下来的文化与工艺,红木企业要秉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原则,同时调整传统的思想观念和经营方式,找好定位,闯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

  在参与红木产业环保治理过程中,企业经历了从被动应付、一般性参与到主动参与的过程。河北华氏纪元高频设备有限公司总经理华杰指出,在当前国家倡导节能减排的大背景下,高效、节省地干燥木材是行业亟须应对的重大课题。企业可通过改变工艺缩短木材干燥时间,并应用高新技术减少木材干燥过程中对环境的污染。

  “红木家具之美不仅在于材质、工艺等,还要美在空间体现。” 中山市红古轩家具有限公司营销总监杨晶认为,红木企业要充分研究生活、市场和消费者,要积极走出去,从而找准适合自己的发展模式,“虽然道路是曲折的,但方向是光明的。”